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2021, v.42;No.360(08) 143-151

[打印本页] [关闭]
本期目录(Current Issue) | 过刊浏览(Past Issue) | 高级检索(Advanced Search)

建构的现代性与超越的当代性:对本土化艺术符号学百年历程的理论审思

安静;

摘要(Abstract):

艺术符号学本土化的历程始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八十年代初步发展,九十年代主要体现为艺术符号学在各个门类艺术中的广泛应用;进入新世纪以后,我国艺术符号学无论从基本原理、自主话语系统建构以及批评运用都呈现出繁荣发展的态势。本土化艺术符号学的现代性义涵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中文"符号学"的命名与我国作为现代民族国家的诞生、现代艺术体系的建立以及新文化运动以来艺术科学话语共同体的形成紧密联系在一起。本土化艺术符号学超越的当代性体现为:艺术符号学对唯科学认知思维的超越,对我国当代俄苏文艺理论话语模式和语言中心主义的超越,以及对西方美学自上而下以及自下而上研究方式的超越。本土化艺术符号学的现代性与当代性与我国独特的民族文化语境密切相关,因此这种现代性与当代性共同构成了我国艺术符号学的民族性特征。

关键词(KeyWords): 艺术符号学;本土化;现代性;当代性;民族性

Abstract:

Keywords:

基金项目(Foundation):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当代艺术提出的重要美学问题研究”(20&ZD050);; 北京市高精尖学科-民族艺术学“舞蹈符号学的民族话语体系建构研究”(ART2020Y02)阶段性成果

作者(Author): 安静;

Email:

DOI:

参考文献(References):

扩展功能
本文信息
服务与反馈
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
本文作者相关文章
中国知网
分享